觀望等待,二手房市場滑入平淡常態_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 財經频道 ? 房产关注 ?

觀望等待,二手房市場滑入平淡常態

反複8個月後,李芳(化名)放棄了在豬年換房的打算,經紀人周偉(化名)最終也沒能掙著這筆傭金。沒“上車”的換房人,讓成交鏈條不能由點成線。不出意外的話,2019年北京二手房的年成交量將在14.4萬套以內,不僅總量低于2018年,月成交峰值也低于去年同期。縱觀全年,觀望與等待,是北京二手房市場的關鍵詞。

資金門檻困住換房人

總結自己的2019年,李芳用了三個等字:等待房價下降,等待利率下跌,等待政策機會。“不等不行啊,手頭的現金不夠”。

李芳屬于有“賣小買大”需求的改善型購房人,名下有一套45平方米的一居室,想換成80平方米的兩居室,以方便父母到北京小住。今年4月,躲過“小陽春”,李芳就開始有重點關注身邊的兩居室。頭5個月,周邊區域的二手房價格降得不算明顯,從9月開始,經紀人隔陣子就能推薦一兩套房源,一直到最近,每周都有低價格的房子挂出來。

“我看了兩套,業主倒是誠心賣,價格也能談,可再看我的房子,價格也得跟著降。”李芳原本認爲,小戶型是較爲抗跌的,可伴隨著二手房價格整體向下,影響也波及到了她的一居室,換房資金依然不夠。

“房價雖然降了,可利率和政策都沒放松,現在的首付對換房來說門檻依然挺高。”李芳說,身邊有不少朋友和她一樣,想換房卻沒法“上車”,只能選擇繼續等等看。

“等著客戶下決心”

李芳沒有換房,爲她服務的經紀人周偉自然沒能成單,更別提從中提成、拿傭金。

“想換房卻遲遲沒換的業主,可不止一兩位。”周偉苦笑著說。

現在的他,與其說是二手房經紀人,更像是京津冀置業顧問,只要能成交,新房與二手房他一起賣。翻開他的朋友圈記錄,從東二環到北五環,從張家口到廊坊、霸州,哪裏有房子賣,哪裏就有他的身影。多數時間,周偉在朋友圈分享的都是熱賣、抄底、創紀錄這些喜慶的字眼,可只有他自己知道,隨時而來的常常是“勞而無功”的一天。

“即便是老客戶,也變得很挑剔。”周偉講了個故事。有一位客戶,首套房就是經他手買的,看了兩次便爽快簽了約。9月的一天,這位客戶找到他說考慮換房,讓他幫忙留意著點兒。“從9月到12月,一有合適的房子我就推薦,十幾套下來,沒一套看中的。”客戶告知的理由,不是戶型差、單價高,就是裝修老、有租戶。有一次,什麽都挺合適,又說覺得太折騰,“客戶在等房,我等著客戶下決心。”

今年市場整體更冷

有人說,2019年的二手房市場複刻2018年,呈現出先揚後抑再揚的走勢。然而,比較成交數據後,記者發現,2019年的市場要更冷一些。

從成交量看,今年不如去年。從峰值看,今年賣得最好的月份是3月,網簽16051套;2018年賣得最好的月份是5月,網簽18096套。從波谷看,同樣是2月賣得最差,今年只網簽6091套,比去年少1270套。

從持續時間看,今年的“小陽春”明顯更短。2018年3月到5月,北京二手房市場走出一波小高潮,月成交量從11156套到18096套。而今年,僅出現了3月一個月的短暫回溫後,成交就見放緩。

“對改善型客戶來說,市場選擇多了,六七百萬元的預算,新房也有不少,這麽激烈的競爭是過去沒有的。”周偉透露,現在小戶型業主開始降價,有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業主剛從339萬元調到325萬元。

“每到年关,总会有业主着急变现而降价卖房,因此才有年末小高峰之说。虽然今年降价业主比去年多,幅度比去年大,但效果并未更好。”周伟坦言,目前的回温只是市场的正常波动,也许适应平淡才是未来经纪人的基本素质。(记者 赵莹莹)

编辑: 娄倩云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直播:今天,在线陪你乘3号线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