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的共享经济 冲破补贴的天花板就是赢家?_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 財經频道 ? 行业动态 ?

2019的共享经济 冲破补贴的天花板就是赢家?

滿大街的共享單車

2019年,從年初到年尾,共享經濟的消費者們經曆了從小藍單車漲價到哈啰單車漲價,再到摩拜單車漲價,甚至是共享充電寶行業集體漲價。

共享經濟行業似乎逐漸歸于理性,不再瘋狂“燒錢”補貼消費者、爭奪市場。在經過三五年的市場競爭後,消費者已經在補貼下形成消費習慣。對于共享經濟企業來說,收割的季節已經到來。

共享經濟在2019年,有人開始盈利,如哈啰單車已在200多個城市實現盈利;而有人卻倒在收割季前,如OFO,雖然在2019年多次推出償還押金方案,仍在苟延殘喘,卻已經逐漸被行業忘卻。

量變

市面上一度出現過五顔六色的共享單車,從紅色的悟空單車到橙色的摩拜、黃色的OFO、綠色的優拜、青桔單車、小藍單車、紫色的尋優單車、小白單車……殘酷的資本遊戲玩到現在,在厮殺中存活下來的玩家們只剩下三家:摩拜單車、青桔單車&小藍單車(兩者均爲滴滴出行旗下)、哈啰單車。

質變

進入2019年後,共享單車行業逐漸趨于理性化,各共享單車品牌要做的,是證明其盈利的能力。不僅停止了過去瘋狂“燒錢”補貼消費者的行爲,相反,各家共享單車企業均在今年開始調價。與共享單車相比,共享充電寶已經逆風翻盤。在2019年,多家品牌的共享充電寶均悄無聲息地漲了價。在消費者形成使用習慣後,收割季已經到來。

誘人的蛋糕

2020年共享經濟市場規模9萬億

從共享單車、汽車,到共享充電寶,從分享住宿到辦公空間,到分享知識、技能、勞務……20世紀70年代發端于美國的“分享經濟”,正在中國土壤上迅速生長,並升級爲共享經濟,帶來生活方式的巨變,爲人們提供了更經濟、更多樣、更便捷的服務。來自新華網的數據,預計2020年,中國互聯網共享經濟市場規模將達到9萬億元。

背後的戰場

共享成流量入口 “MD”挑战“BAT”

2019年,資本進一步向共享經濟頭部企業靠攏,行業中小企業或將面臨進一步的洗牌。在9萬億元市場規模的誘惑下,這一戰場的對決將愈來愈激烈。

在共享經濟這一戰中,互聯網第二梯隊“TMD”除了字節跳動未參與,美團和滴滴出行都添加了共享單車的流量入口。其中,美團收購了摩拜;滴滴出行對小藍單車進行托管,並推出了嫡系的青桔單車。

分析师陈礼腾向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表示,这多是基于平台生态完整性的考量,美团和滴滴,一个是打造吃、住、行、游的一站式生活服务电商平台,另一个则是打造一站式的出行服务平台,而单车行业作为生活出行的必备,对于二者均有不小的意义。

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记者翻阅美团的财报发现,在收购摩拜后的首份年报中,美团方面就曾表示,为了更好地将线下流量引导至美团平台,在美团应用中增加为单车解锁的入口,以逐步养成用户将此作为服务唯一入口的习惯。

到2019年,美團在財報中稱將逐步用新的“美團單車”替換原有的摩拜。消費者須通過美團APP進行解鎖,爲其帶來更多流量,並爲交叉銷售其他本地生活服務創造更多機會。

12月20日,摩拜相关负责人告诉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记者, 目前,使用美团App扫码开锁骑行单车的用户持续增长中。

至于共享單車爲滴滴出行帶來了多少流量?截至發稿,滴滴方面未給出具體數字回複。但外界有觀點認爲,兩輪和四輪的出行消費者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重合,滴滴作爲互聯網出行企業,亦能通過共享單車獲取更多流量。

隨著共享經濟的不斷成熟,它能給互聯網第二梯隊的“MD”超越第一梯隊“BAT”的機會嗎?

A

它們上岸

三个头部玩家 涨价求生存

在“共享單車”這一商品概念出現後,隨著風口的到來和資本的青睐,市面上一度出現過五顔六色的共享單車,從紅色的悟空單車到橙色的摩拜、黃色的OFO、綠色的優拜、青桔單車、小藍單車、紫色的尋優單車、小白單車……

常見的色系幾乎都被使用,一度有共享單車品牌出現撞色的情況。而在當時,爲了占領市場,各品牌幾乎都在燒錢補貼消費者,不僅是1元/小時的低價,而且消費者可以通過各種活動獲得“免費騎”的機會。

“烧钱换市场的套路屡见不鲜,共享单车也是如此。前期通过资本淘汰绝大多数对手,待市场格局基本稳定后,平台的竞争也就从增量竞争转变为存量竞争,通过精细化运营或业务的拓展提升用户体验与用户黏性。”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告诉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记者。

殘酷的資本遊戲玩到現在,在大戰厮殺中存活下來的玩家們只剩下三家:摩拜單車、青桔單車&小藍單車(兩者均爲滴滴出行旗下)、哈啰單車。

事實上,在進入2019年後,共享單車行業逐漸趨于理性化,行業市場的格局已經基本成熟,現在各共享單車品牌要做的,是證明其盈利的能力。不僅停止了過去瘋狂“燒錢”補貼消費者的行爲,相反,各家共享單車企業均在今年開始調價。

起步價的計算時間從1小時縮短至30分鍾,部分縮短至15分鍾,而起步價也由過去的1元/小時漲至1.5元/30分鍾或1元/15分鍾。

以摩拜單車爲例,2018年4月4日,摩拜被美團點評收購。此後,美團曾在2018年年報中披露過摩拜的情況,在8個多月的時間內,摩拜貢獻虧損46億元。

2019年,摩拜调整了计价规则。骑行前30分钟以内收费1.5元,超出30分钟的,时长费为1元/30分钟。在此背景下,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记者翻阅美团点评财报发现,虽未披露具体数值,但其经营亏损持续显著收窄。同时,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记者从哈啰单车处获悉,在全国投放的300余个城市中,哈啰单车整体已在200多个城市实现盈利。以成都为例,即便算上购买、折旧及运营等所有成本,哈啰单车都已实现盈利。

對于小藍單車&青桔單車,滴滴出行方面表示,對其盈利預期很正向。除了用戶騎行付費爲主要收入來源以外,也在做一些諸如廣告等變現嘗試。

B

它們掙紮

OFO受困押金 小蓝要置换

在全行業普遍漲價的情況下,共享單車似乎重新展現出了良好的勢頭。即便明知共享經濟的收割季將要到來,但仍有不少共享單車倒在了收割季前。

在共享單車發展初期,小黃車OFO與摩拜單車被視作該行業的兩大巨頭,外界對于兩者誰能成爲最終的贏家一直猜測不休。

2019年,OFO仍然活著,但活得並不好。在這一年中,OFO多次推出各種押金償還方案,如上線商城、押金可折扣購買商品,再如上線“天天返錢”等活動。與此同時,在多個城市的街頭已經難以再見到OFO的身影,某種意義上來說,OFO如今唯一的存在感就是“押金”。

仅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记者了解来看,OFO自陷入危机以来,其公关团队的相关负责人不停离职,相关岗位至少轮换4人以上,媒体难以与之取得联系。值得一提的是,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记者在与前文多家共享单车相关负责人沟通时,对方均提及“另外两家”,行业内似乎已经默认了现存的行业格局:摩拜单车、青桔单车&小蓝单车(两者均为滴滴出行旗下)、哈啰单车。

事實上,不僅是OFO,即便是作爲贏家苟活到現在的小藍單車也面臨窘境。

2018年,在共享單車進入終局前,外界曾盛傳滴滴出行將會收購小藍單車。但是,隨後,雙方均發布公告,稱小藍單車將交由滴滴出行托管,而小藍單車的品牌、押金和欠款仍歸屬于小藍公司。

與此同時,滴滴出行還推出了嫡系“青桔單車”,小藍單車瞬間成了其“墊腳石”。爲了規範共享單車行業,部分城市出台新規,對投放進行了嚴格的限制。以北京爲例,經過相關部門的批複,滴滴將在今年年底把25萬輛小藍單車全部置換爲12.5萬輛青桔單車。

有滴滴出行内部人士向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记者透露,现在小蓝单车在各城市的投放并不多。

事實上,與小藍單車命運相似的,還有曾經的永安行單車。在哈啰與永安行合並後,哈啰單車以置換永安行單車的方式進入北京市場。

C

它們收割

“三电一兽” 逆风翻盘盈利

與共享單車從問世就被各大投資機構所看好相比,共享充電寶面臨的則是截然相反的處境。從概念提出開始,就被外界質疑可能存在“數據被盜”的情況,在此背景下,共享充電寶顯得格外低調。

曾有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记者,共享单车之间的价格战,更像是为了争取竞争对手的用户。而共享充电宝行业更像是集体做大蛋糕,不断扩充共享充电宝的应用场景,再进行分食。

沒有共享單車品牌之間慘烈的價格戰,但到2019年,共享充電寶行業也已經基本形成了“三電一獸”的格局。3月,街電COO何順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共享充電寶行業頭部玩家已基本實現盈利。

至此,共享充電寶已經逆風翻盤。與共享單車的漲價中帶有一絲窘迫的“想要賺錢”相比,共享充電寶在2019年的漲價更像是有底氣的“集體壟斷”。在消費者形成使用習慣後,收割季已經到來。

在2019年,多家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均悄无声息地涨了价。成都商報-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各品牌是根据充电宝投放场景的不同实行不同的计价规则,相比过去1元/小时的计价,现在大部分计价为2~3元/小时,甚至存在5~8元/小时的高价。

不同于共享單車行業的普遍漲價,共享充電寶更像是定點斬殺。在部分運營區域,共享充電寶的價格甚至能達到8元/小時的價格,有網友評論稱“一天的上限價格已經可以購買一個小型充電寶。”

即便共享充电宝涨价,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已经养成,共享充电宝也充分地证明了其盈利能力。(记者 袁野 杨佩雯)

编辑: 娄倩云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直播:今天,在线陪你乘3号线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