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人參與六千多條建議掐准管理痛點_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 新闻 ? 合肥新闻 ? 中央媒体看合肥 ?

合肥人大常委會就修改限制養犬條例開展立法調研

萬人參與六千多條建議掐准管理痛點

“以前小区里经常有小狗乱跑,狗主人看到我害怕,总是会说‘我家狗不咬人’,现在他们都牵起狗绳,第一反应是说‘别怕,拴着呢’。”从小怕狗的安徽合肥市民何女士向《法制日報》记者说,再遇上这些“汪星人”,感觉心里不那么慌了。

規範養犬行爲,是合肥市民的普遍關切和呼聲。記者了解到,合肥現行的限制養犬條例已經頒布實施了20年,部分規定不能適應現實的需要。對此,合肥市人大常委會近日開展修改《合肥市限制養犬條例》立法調研,首次采取在線問卷調查、有獎征集等形式,征求群衆意見,拓展“開門立法”的覆蓋面、知曉率和參與度。短短15天,共有12192人次參與問卷調查,提出有效建議6752條,參與人數、收集建議數之多刷新紀錄。

群衆踴躍參與下,文明養犬意識提高了,合肥大街小巷悄然發生著“不咬人”到“拴著呢”的轉變。

變限制禁止爲科學管理

兩歲的亮亮(化名)稚嫩的臉上,一道被狗咬傷的疤痕依稀可見。

事情還要回溯到去年3月,亮亮在小區樓下玩耍時,突然有一只小黃狗從附近跑出,撲上來就咬。經醫院診治,亮亮臉部是貫通傷,縫了100多針。

這起轟動全城的“流浪狗咬傷幼童”事件,是當前衆多養犬糾紛中的一起,不停叩擊著犬只管理問題。其實,早在1999年,合肥市人大常委會就通過限制養犬條例,並于2005年進行修正,在規範文明養犬行爲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是隨著城市規模的擴大和群衆養犬行爲態度的變化,條例涉及限制養犬區域、種類、數量以及管理職責、監管措施等內容已經不能滿足現實需要,群衆對修改條例的呼聲越來越高。

“條例對管理部門的職責、養犬人的行爲規範較爲原則,各單位之間的職責界定不夠清晰,未形成工作合力。還有不少管理內容需要更新,手段有待優化。”合肥市人大常委會監察和司法工作委員會主任徐基慶介紹說。

比如,在犬只的經營、養殖、診療、美容以及流浪犬、無主犬的收留與處理等方面,條例缺乏明確規定;關于養犬許可、犬只免疫、養犬人職責、特定情形下犬只捕殺等雖然有規定,但操作性不強;還有很多不文明養犬行爲超出了條例規定,處罰範圍和力度沒有跟上調整,很大程度上影響了立法目的的實現。

“目前養犬已經逐步成爲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養犬行爲已經不能單方面靠限制或禁止,而是應該科學地進行管理,從以前‘管狗’轉變到‘管人’上來,協調養犬人和非養犬人,養犬人和社會公共利益、提供服務者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使養犬的市民既可滿足自身需要,又不侵犯他人和公共利益。”徐基慶說。

合肥市人大常委會對此高度重視,將修改《合肥市限制養犬條例》列入合肥市人大常委會2019年工作要點安排。自今年3月起,合肥市人大常委會監司工委全面啓動立法調研工作。

全面調研開創“五個首次”

據介紹,此次立法調研主要分爲四個階段進行,繪制了詳細的“路線圖”。

在前期准备阶段,合肥市人大常委会监司工委制定工作方案,按照國內外综述、专家论证、外地法规等汇编形成立法调研参考资料,并拟定了修改条例问题清单,提出制度完善、文明行为等17个重点问题,为后续调研奠定基础。

在走訪調研階段,合肥市人大常委會領導采取上門入戶、召開座談會、填寫問卷等形式,廣泛聽取基層執法部門、社區、物業公司、基層人大代表及群衆代表意見建議。

在拟定问卷阶段,经过專題汇报、逐一研究,确定了21个问题,涉及限养区域、申请登记和法律责任等方面,并精心部署宣传工作,着力提高社会关注度和参与度。之后,进入层层发动、征求意见阶段。

“條例涉及群衆面廣,要求修改的民意基礎也很好,所以我們想盡可能地發動群衆參與進來,把群衆的意見融入到法規修改當中,同時也是潛移默化地進行法律法規宣傳,有利于修改後的條例貫徹落實。”徐基慶說。

與以往相比,合肥市人大常委會在面向社會公開征集意見時多了些“不一樣”:首次通過第三方平台制作推出網絡問卷,首次組織第三方平台有獎征集意見,首次通過新聞媒體、官方網站及微信公衆號等融媒體平台向社會征集意見,首次通過市長熱線集中接聽群衆來電意見,首次發動在合肥的四級人大代表積極參與,反映群衆呼聲,同時打開了多條“言路”。

“爲了提高意見建議的‘含金量’,我們制定了‘打分’標准,組織第三方平台對征集來的意見進行篩選,按照建議的價值高低,分設一二三等獎進行獎勵,調動群衆參與的積極性。”合肥市人大常委會監察和司法工作委員會副主任陳捷說。

據統計,自7月23日至8月6日,參與網絡問卷調查總人數12192人次,提出有效留言6752條。市長熱線一個小時接聽群衆來電48個,收集意見建議146條。群衆參與人數、征集意見建議數在曆年來立法調研中,創下數量之最。

數據分析聚焦九大方面

開展全方位的調查問卷後,要如何使用這些群衆意見建議?合肥市人大常委會開啓數據模式,下足繡花功夫。

陳捷告訴記者,監司工委對每一條有效建議進行了梳理研究,並彙總分析,主要涉及限制養犬範圍、明確基層組織責任、規範經營行爲、健全管理制度、規範文明行爲、准養犬種和數量、處置病犬和死犬、建立獎懲機制等9個方面。

其中,在限制範圍方面,56%的受調查者認爲應當在合肥市全域限制養犬,20%認爲縣城也需要限制養犬。在基層組織責任方面,92%的受調查者認爲應賦予街道、社區、小區物業等在養犬登記、宣傳、調解、監督等方面的管理責任。在規範經營行爲方面,85%的受調查者支持規範管理犬只經營行爲,應具備營業執照、資質、人員從業資格及固定場所等條件。在健全管理制度方面,93%的受調查者支持爲犬只申領犬類免疫證、犬類准養證,並懸挂犬牌。84%的人贊成爲犬只植入電子芯片,避免犬只傷人無主可尋。87%的人認爲犬只應接受專門訓練。在規範文明行爲方面,90%以上的受調查者認爲養犬者應嚴格遵守養犬登記、變更、犬只定期防疫、及時清理犬只排泄物、外出佩戴犬鏈等防護器具、管束犬只行爲等文明規範行爲。87%的人認爲乘坐電梯,應避高峰、讓他人。68%的人認爲應當禁止犬只進入規定的公共場所,但也有20%的人認爲不應當禁止。

流浪犬和病死犬管理一直是群衆關注的焦點。對于流浪犬管理,80%的受調查者認爲應鼓勵對犬只實施絕育措施,從源頭上防止因棄養導致流浪犬肆意繁殖;超過80%的人認爲應當由政府相關部門負責,建立流浪犬、無主犬收容、認領和處理機制,避免一刀切;50%以上的人支持設定過渡期間,由犬主人自行處理不符合飼養條件的有主犬。對于病死犬處置,78%的受調查者認爲需要鼓勵爲犬只購買醫療或意外傷害保險;42%認爲應由養犬人自行對犬只屍體作無害化處理。7%認爲應由政府部門負責,指定地點,集中火化。

打通犬只管理全部痛點

爲了增強立法效果,合肥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會同第三方開展對《合肥市限制養犬條例》立法後評估工作。記者在評估報告上看到,修改條例的建議集中在明確修法原則、規範主要部門職責、明確養犬人的權利義務以及加大源頭監管、規範犬只經營等方面,其中具體建議與群衆建議很多都不謀而合。

“在調查中,群衆普遍認爲對養犬的管理應重在對養犬人行爲和部門執法行爲的規範和管理,實踐也證明,養犬管理的關鍵在于提高養犬人守法養犬、依法養犬的自律意識。”參與立法後評估的專家組成員說。

無論是評估建議,還是群衆意見,都“把脈”了犬只管理的薄弱環節,並有針對性地進行了“補強”。而且這些環節相扣,串聯起一只狗的生老病死。陳捷說,征集來的意見建議集合了群衆智慧,也更加開闊了修改的思路,不僅呼籲在源頭上規範犬只買賣流通,在過程中規範文明養犬行爲,還在末端規範犬只收容處置,通過建立收容、無害化處理等機制,解決犬只無處處置、無法處置的問題,可以說是打通了犬只管理的全部痛點。

記者了解到,合肥市人大常委會已將有價值的意見建議反饋給合肥市政府及有關部門,爲修改條例提供參考。合肥市文明辦聯合市公安局等相關部門開展不文明遛犬專項整治行動,與立法調研相互呼應、相互聯動。經過整治,絕大多數市民出門遛狗時都能自覺給犬只拴繩。

“此次立法調研不僅完成了既定任務,還通過宣傳文明規範養犬的理念得到養犬戶、非養犬戶以及執法部門、街道社區等單位的認可。”徐基慶說,在合肥市政府及相關部門完成並上報條例修改草案後,監司工委將提出修改意見,形成工委審查意見報告,向常委會主任會議彙報。經主任會議通過後,將提請合肥市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

编辑: 宋艳艳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直播:今天,在线陪你乘3号线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