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災害他都要迎難而上 ——追记抗台风殉职的绩溪县乡镇干部李夏_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 新闻 ? 安徽新闻 ? 安徽新闻 ?

每次災害他都要迎難而上 ——追记抗台风殉职的绩溪县乡镇干部李夏

“他很低調,不苟言笑,但工作十分嚴謹,我們都說他像個苦行僧。”績溪縣荊州鄉工作人員胡聖子這樣評價同事李夏。

“我身體不好,李書記經常來看我,問長問短,聽到李書記去世的消息,我哭了一遍又一遍。”長安鎮居民許冬仙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和記者說李夏。

“初心不因來路迢遙而改變,使命不因風雨坎坷而淡忘。”績溪縣荊州鄉黨委委員、紀委書記、監察專員李夏生前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寫下了這樣的簽名。8月10日,在台風“利奇馬”的狂風驟雨中,他護送村民時突然遭遇大塌方泥石流,不幸遇難,用實際行動踐行了自己的這句誓言。

村民家牆上貼的聯系卡,上面還有李夏的照片

不懼艱險 每次災害他都要迎難而上

8月10日淩晨,台風“利奇馬”給績溪縣荊州鄉帶來了狂風暴雨,3小時降水量接近了100毫米。這天是周六,李夏原本要回家與妻女團聚,但是看著窗外的瓢潑大雨,他決定留在荊州鄉。

“敬老院進水了!”15時40分左右,李夏和鄉人大主席王全勝一起,匆匆鑽進雨幕中來到敬老院,與下胡家村支書胡向明等人,將13名老人轉移到了二樓。

“下胡家村村口可能有發生塌方的危險!”剛轉移完老人,李夏又接到了第二個電話,他們三人又匆匆趕往現場。16時25分,李夏在“荊州黨政領導幹部微信群”發了一條消息,“下胡家村土地廟這裏塌方,樹倒下來把路攔了,電線疑似被打斷”。誰能想到,這竟然是他留在世上的最後一句話。

這時,突然從山頂傳來“轟隆隆”的聲音。“不好,塌方了”,王全勝腦子正閃過這個念頭,就見到一大片泥石流從山頂壓下,産生的氣流把他沖到了一邊,在最前面的胡向明回頭一看,李夏被泥石流沖出了道路,正當他們准備救援時,第二股,第三股泥石流又傾瀉而下,李夏徹底消失在他們面前。

11日6時左右,李夏遺體在下遊約2公裏的王仙莊村被群衆找到。如今,李夏犧牲現場已經被清理完畢,但是山坡上被泥石流沖出的溝壑仍然令人觸目驚心。

“每次有災害,他都沖在第一線。”長安鎮專職紀檢監察員章毓青與李夏共事了7年,他還清晰地記得2018年6月29日發生的那次特大洪水。

李夏生前使用過的辦公桌

當日淩晨洪水發生後,時任長安鎮紀委副書記的李夏冒雨趕往大源村轉移災民,村子裏河道對面的山上同樣發生了塌方,李夏打著電筒,冒著不斷滑落的山石在現場觀看。由于天黑雨大,無法看清現場情形,他又冒雨爬上了一座20多米高的在建高速公路高架橋。“橋沒完工,兩邊都沒扶手,他就拿著電筒爬了上去。”

從高處觀察了好一會,學城市救援決策技術專業的李夏作出判斷,山體塌方還沒有穩定,必須專人值守,讓村民回去休息,今晚領導幹部在這裏值守。村民組長曹定來回憶說,那天晚上雨很大,李夏帶著他們就在塌方點附近坐在車上值守,一整夜都沒有睡。

2013年“6·30”山洪災害、2016年“5·4”大源村山體大面積滑坡、2014年“1·24”森林火災……每次有災害發生,現場第一時間總有李夏的身影。

克己奉公 他在工作上始終精益求精

荊州鄉距績溪縣70余公裏,是全縣最爲偏遠的山區,山路崎岖,開車也要行駛近一個半小時,2018年12月,李夏從績溪縣第二大鎮長安鎮來到荊州鄉擔任紀委書記。

在上任前,長安鎮人大主席汪來根與李夏做了一次推心置腹地長談。“我問他,荊州鄉有多遠,你去過嗎?”但李夏沒有半點猶豫,說“事情總要有人去幹。”

荊州鄉紀檢幹事胡聖子與李夏搭檔,在他的眼裏,李夏是一位沈默而嚴謹的兄長。“他剛來就和我說,紀委工作要求嚴謹,一定要精益求精。”每次做案件筆錄,李夏都要一個字一個字地看,一邊看,一邊給胡聖子解釋哪裏出現錯誤,該如何修改。

胡聖子還記得自己寫的第一份案件通報。“按照規定正文結尾才是‘主送、抄送’,我當時想當然把‘主送’寫在了開頭。”胡聖子以爲只要內容沒問題,個別技術性錯誤無關緊要,“李書記嚴肅批評了我,他說幹紀委的工作連一個頁碼都不能有錯。”

李夏雖然工作嚴謹,但從不對同事亂發脾氣,而是耐心教導,讓年輕人在工作中成長,同事們私底下更願意稱李夏爲“夏哥”。

紀委做的都是得罪人的工作,但李夏從不推推躲躲。一次,鄉裏一名黨員因賭博受到黨紀處分,鄉紀委要去其家中送達處分決定。早上9點李夏第一次撥通了這名村民的電話,對方說他正在從縣城往家趕,可這一等就到了晚上8點。李夏也不生氣,帶著胡聖子直奔村民家,卻迎面撞上了當事人。“李書記其實心裏明白,但是他一進門就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你是不是故意躲著我們呢’,一下子化解了尴尬。”這名村民最終理解了紀委的良苦用心,接受了處分決定。

在《工作日記》的扉頁上,有李夏寫給自己的座右銘,“極耐得苦,故能艱難馳驅。”他是這樣說,也是這樣做的。“夏哥下班後先給家人打視頻電話聊會天,然後就是加班和學習,此外再沒其他愛好,頂多在鄉裏一個人散散步,我們都說他過得像一個苦行僧。”胡聖子說。

李夏老家在屯溪,來到荊州鄉,一周有五天時間要住在鄉政府裏,前面是辦公室,桌子上,擺放著沒有完成的辦案卷宗;後面就是臥室,只有一張床,一個桌子放雜物,一個立櫃裏裝得都是各類卷宗,再也沒有別的陳設。8月10日這天,李夏出門前還特地把辦公室門口的去向牌撥到了“下村”一欄。

李夏犧牲的現場,山坡上被泥石流沖出了深深的溝壑

一片暖心 他待群衆如自己的親人

李夏對待工作嚴格,對群衆卻是一片暖心。

從2011年到2018年,李夏在長安鎮工作了7年,他是高楊村的黨建指導員,村子裏有24戶貧困戶,他一人幫扶了6戶,高楊村黨支部書記王慶華介紹說。

貧困戶許冬仙身患疾病,李夏經常去她家裏看望,在許冬仙家的牆上,貼著一張“績溪縣精准扶貧明白卡”,上面有李夏的照片、姓名、手機號碼,旁邊還貼有表格,包括“精准幫扶計劃”“貧困戶幫扶措施告知單”“貧困戶走訪全程記錄表”。

在走訪記錄表中可以看到,從2017年10月到2018年9月,李夏每一次走訪都有記錄。“他知道我們白天不在家,要出去幹活,總是在晚上我們吃過飯之後來,卻從沒在我們家吃過一口飯。”

李夏的女兒和許冬仙的孫女差不多大,小孫女到鎮上讀幼兒園也是李夏幫忙聯系的,因此每次看到李夏來,小姑娘都很高興,黏著李夏。從2017年開始幫扶後,在李夏的幫助下,許冬仙家養殖的雞鴨多了,生活漸漸好了。

“我聽到他走的消息,心裏難過的要死”,許冬仙抹著眼淚和記者說,她哭了一次又一次,總是不相信李夏真的走了。“我沒事就在手機裏看看李書記的照片,牆上的扶貧表格有他照片,我也不讓撕,要多看他幾眼。”

汪少美腿腳有疾,行動不便,李夏幫她開起了小賣部,並給她家申請了1200元的到戶産業項目補助資金。汪少美說:“小賣部讓我看到了希望,我們家的日子好了起來,李夏卻不在了。”

李夏調離長安鎮後,仍牽挂著他聯系的貧困戶。他經常利用周末到幫扶貧困戶家中,挨家走一走、看一看,和村民們聊天拉家常,問長問短。在他的遺體運往縣城時,在大水中曾被他幫助轉移的村民胡古今的妻子情緒十分激動,一邊哭一邊扶著車子跑出很遠。

“初心不因来路迢遥而改变,使命不因风雨坎坷而淡忘。”李夏生前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的签名,这句话给他短暂而闪亮的一生做了最好的诠释。(记者 苏艺 郑强强)

编辑: 朱芳颖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直播:今天,在线陪你乘3号线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