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向地層的“金剛鑽”——記省地礦局313地質隊教授級高工朱恒銀_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 新闻 ? 合肥新闻 ? 合肥人物 ?

探向地層的“金剛鑽”——記省地礦局313地質隊教授級高工朱恒銀

“一腔熱血,融進千米厚土;一縷微光,射穿岩層深處。”從地表到地心,省地礦局313地質隊教授級高工、大國工匠朱恒銀,一直讓探寶“銀針”不斷挺進,鑽頭行走的深度已經矗立爲行業的高度。從普通鑽探工人到大國工匠、中國好人,從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到全國勞模、李四光地質科學獎獲得者……44年來,爲尋找地下寶藏,朱恒銀如同探向地層的“金剛鑽”,始終奮戰在地質勘探一線,用潔白如銀的恒心,書寫著“向地球深部進軍”的動人篇章。

鑽頭行進的深度,代表行業的高度

“前不久,我們研發的5000米多功能變頻電動鑽機,在河北下線並通過專家驗收,今後我國5000米以下勘探又增添了一‘利器’……”8月8日,在313地質隊大院裏,朱恒銀談起最新創新成果,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他介紹,這台鑽機是我國首台多功能新型鑽機,可推廣應用于地下深部新型能源、油氣勘探、地質找礦、科學鑽探等多領域,對于降低鑽探工人工作強度、改善鑽探工人工作環境和推動地質鑽探設備向智能化方向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今年,是朱恒銀退休返聘的第4個年頭。64歲的他,原本可以在家陪陪家人,但單位兩次返聘他,他也舍不得那些與他朝夕相處的鑽機、鑽杆、鑽頭,更想給隊裏的年輕人再引引路。

“一輩子只做一件事,一輩子把這一件事做好。”朱恒銀常把這句話挂在嘴邊。礦産資源等地下寶藏,是經濟發展的“血液”和“糧食”。“搞鑽探是個苦活、累活,但只要能幫國家找到礦,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朱恒銀坦言。

1955年,朱恒銀出生在舒城縣大別山區,高中畢業就被招工到地質隊成爲一名鑽探工人。從進隊裏的那一刻起,他就愛琢磨些小發明。當鑽探工人期間,他利用業余時間搞“五小”創新,有8項成果在鑽探施工中得到應用,這給了他巨大的鼓勵。

“钻探是找矿的最后一道关口,再完美的找矿理论,也需要钻探来验证。”朱恒银说,钻头每前进1米,都要面临高温、高压的巨大挑战。一路走来,朱恒银瞄准钻探前沿,努力攻坚克难,在國內首创小口径螺杆钻受控定向钻探分支钻孔,首创國內小口径绳索取心钻探2706.68米最深纪录,主导研制的9项地质钻探技术填补國內空白,相关钻探技术已应用到国家深部探测、汶川地震科学钻探和北京、上海的地面沉降防治中,助力发现了亚洲储量第一的金寨沙坪沟钼矿等多个大矿。

2003年7月,上海地鐵4號線發生重大塌陷事故,多家施工單位束手無策,朱恒銀馳援上海,成功遏制了特大險情發生,被譽爲“地質神兵”。“5·12”汶川地震後,我國啓動“汶川地震斷裂帶科學鑽探”國家專項,在龍門山“北川—映秀”斷裂帶上實施5口科學群鑽,其中3號孔是最重要的大口徑主孔之一,且要鑽穿汶川特大地震主斷裂帶。朱恒銀團隊憑借過硬的技術,在招標時脫穎而出,面對罕見的複雜地層,最終打出的鑽井深達1502.3米,超出設計孔深300多米;岩心采取率達94.6%,遠超85%的規定要求。

“上天不易,入地更难。”44年来,朱恒银甘当永不停歇的“钻头”,不断向地球深部进军。他主持和参加完成国家及省部级重大工程和研究项目十余项,参与完成的《上海地面沉降监测标技术与重大典型建筑密集区地面沉降防治研究》项目,斩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主导完成的“深部地质找矿岩心钻探关键技术”项目,荣获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并将我国小口径岩心钻探地质找矿钻探深度从1000米以浅推进至3000米以深的國際先进水平,为国家创造了上千亿元的经济价值。

地質鑽探,要有無窮的鑽勁和韌勁

“朱恒銀從一名普通的鑽探工人,成長爲教授級高工、大國工匠,並非偶然。他有著自強不息的學習精神、堅韌不拔的攻關精神、公而忘私的奉獻精神。”313地質隊退休職工範壽林告訴記者。

範壽林是朱恒銀的入黨介紹人,被他親切地稱爲“入門師傅”。“朱恒銀愛學習、愛鑽研,而且執著有韌勁。”範壽林透露,剛進隊裏的時候,朱恒銀就特別愛讀書,經常看書到深夜,他自己還做了個“移動書箱”,走到哪、帶到哪。

“遠看像是要飯的,近看像是拾破爛的,仔細看是搞鑽探的。”這是地質找礦人的真實寫照。面對荒涼艱苦的環境,朱恒銀和不少青年一樣,也曾猶豫彷徨,但隊裏一位老領導的話,給了他巨大的“震撼”。“你們別看現在這裏一片荒涼,可是地下埋藏著大量寶藏,靠你們青年人把它勘探出來,在不遠的將來,這裏就是一座城市。地質勘探是國家建設的‘地下尖兵’,從事地質找礦是我們的無上光榮。”老領導的話讓他堅定了自己的選擇,以至于幾十年過去,朱恒銀依然可以把原話一字不漏地複述出來。

從深山曠野走來,滿身泥漿、兩手油汙,朱恒銀卻揚起永不言棄的笑臉。“鑽頭的初心只有一個字:鑽!我相信,只要鑽下去,肯定能鑽出個名堂。”朱恒銀說,幹地質鑽探要有無窮的鑽勁和韌勁。

2005年,已經開采50余年的滁州琅琊山銅礦,面臨資源枯竭的困境。“當時,地面上都是密集的建築物,很多鑽探隊伍無從下手,但朱恒銀運用高超的定向鑽探技術,最後在深部找到儲量達10萬余噸的銅礦體,延長了礦山服務年限30年。”313地質隊“金錘獎”獲得者張懷東說。朱恒銀的定向鑽探技術徹底顛覆傳統,可以在一個鑽孔中向周圍360度的任意方位進行分支鑽進,並能在千米以下的岩層中打出“S”形、“U”形、傘狀、羽狀等多個方向的鑽孔,取心時間由30多個小時縮短到40分鍾。

2009年12月8日,“汶川地震斷裂帶科學鑽探”3號孔開鑽。鑽井原先設計孔深1200米,由于岩層極其破碎,加之余震不斷,鑽孔至1175.4米處與1186.77米處均發生事故。“一定要啃下這塊硬骨頭!”朱恒銀暗下決心。在連續攻克孔內坍塌掉塊、鑽孔湧水、罕見複雜地層鑽進、大直徑取心和高應力下鑽孔護壁等諸多技術難題後,最終圓滿完成任務。朱恒銀笑言,爲防山體滑坡和泥石流,他們曾兩次深夜爬起來,抱著相關設備往山上跑。爲解決技術難題,他連續兩個春節都是在鑽塔內度過。

“學者的風範,匠者的心。”313地質隊隊長王松根說,朱恒銀對鑽探行業的熱愛和對鑽探技術孜孜不倦的追求,是全系統出了名的,他從事鑽探工作44年,親手設計施工近千個鑽孔,完成地下鑽探工作量約50萬米,創造了沒有報廢一個鑽孔的奇迹。

一個人幹不成事,要靠團隊的力量

“找了那麽多大礦,其實我只是參與而已,個人的力量總是很小,任何時候都要靠團隊的力量,一個人幹不成事。而找一個大礦,可能要靠幾代人的努力。”在采訪中,朱恒銀多次表示,找礦立功需要凝聚集體的智慧。

在313地質隊,搞鑽探的朱恒銀與搞地質的張懷東,是該隊的兩塊“招牌”,兩人年齡雖有差距,卻惺惺相惜。實際上,無論是在滁州琅琊山銅礦尋找接續資源項目中,還是在金寨沙坪溝钼礦勘查中,都可以看到兩人攜手奮進的身影。2017年1月,張懷東參與的《大別山東段深部探測與找礦突破》項目,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近年來先後獲評“金錘獎”、全國最美職工、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朱恒銀對于鑽探的鑽研精神,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張懷東充滿敬意地說。

工匠精神,離不開傳承。近年來,在朱恒銀帶領的團隊中,3人破格晉升鑽探工程教授級高級工程師,5人晉升高級工程師,擁有2名省部級能工巧匠,1人獲全國鑽探技能大賽銀獎,1人獲中國地質學會野外青年地質貢獻獎——金羅盤獎以及安徽青年科技獎、安徽青年五四獎章,1人獲評江淮工匠,2人獲安徽五一勞動獎章,2人獲省政府特殊津貼。目前,朱恒銀領銜的深部鑽探創新團隊的行業技術水平和操作技能,均處于全國領先地位。

原本只是中專畢業的蔡正水,可能壓根沒想到自己能從工程師,直接破格晉升教授級高工。“在隊裏,朱恒銀既是領導,更是老師和長輩,他總是手把手地來教我們。”蔡正水說,朱恒銀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永不言棄的攻關精神,深深地影響著他。2011年,王強從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研究生畢業後,就進入313地質隊,一直跟著朱恒銀學習,如今已摘得金羅盤獎等多項榮譽。“朱教授有著創新引領的思維,做學問非常嚴謹,總能敏銳地捕捉鑽探技術的前沿。”王強說。

“朱恒銀提攜後輩是遠近聞名的。”範壽林說,他的謙虛低調、敬業奉獻和不計較個人得失的精神,深深地影響著隊裏的年輕人。“他對學生要求很嚴格,對于他們提的問題,總是毫無保留地耐心解答。”張懷東表示。

·桂運安·

(原載8月15日《安徽日報》3版)

编辑: 宋艳艳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直播:今天,在线陪你乘3号线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