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不變的初心踐行一生的理想_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 新闻 ? 合肥新闻 ? 合肥人物 ?

用不變的初心踐行一生的理想

——追記合肥報業傳媒集團合肥晚報總編輯楊傑

楊傑(資料圖片)

楊傑(資料圖片)

新聞摘要

不忘初心。20年來,他“守望”了無數個淩晨,用拼搏進取和銳意創新爲黨的新聞事業留下了無悔的注腳。

不忘初心。20年來,他恪守新聞工作者職業道德准則,規範報社各項規章制度,用嚴于律己與艱苦奮鬥诠釋了一名報人堅定的黨性原則。

不忘初心。20年來,他以踐行“四力”做黨和人民信賴的新聞工作者爲己任,用真誠熱情與責任擔當帶領著新時代的新聞人不斷抵達夢想的彼岸。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自1999年進入合肥晚報社(合肥報業傳媒集團前身)工作的楊傑,曆任江淮晨報記者、編輯、總編輯,合肥晚報總編輯等職務。雖然身份一直在“變”,但未變的是他對新聞事業的執著與堅守,他也成爲安徽宣傳思想文化戰線的優秀代表。

2019年4月17日下午,積勞成疾的楊傑帶著遺憾走了。在楊傑41年短暫而又不平凡的生命旅程中,他用青春年華,書寫了一張無悔的人生答卷;他用不變的初心,踐行了一生爲之守望的新聞理想。

他是爱岗敬业的好员工 “希望身体还能允许回来上几个月的班,离开的匆匆忙忙,实在舍不得这份事业,不能就这样!” ——楊傑

“今天楊總值班。”這句話在楊傑曾經供職的江淮晨報采編大廳裏,有一種“不怒而威”的震懾力。

無數個楊傑值班看版面的夜晚,每一個標題、每一個字句、每一個標點的字斟句酌……讓與之共事的編輯們又敬又畏。

“別人的夜班,12點就能下班。楊總的夜班,淩晨2點才能下班。”這是編輯們總結出來的“規律”。

現任江淮晨報副總編輯的陳曉敏知道,其實楊傑的身體一直都不好。“但每次檢查回來他都會照常投入工作,從來沒有跟領導抱怨過一句身體不好、不能接受什麽重活的話。”陳曉敏說。

20年裏,楊傑就像一名救火隊員一樣,總是沖鋒在前,哪裏有需要,他就會出現在哪裏。

楊傑精益求精到近乎苛刻的敬業精神曾給陳曉敏留下深刻印象。“那是2017年5月,第十屆中博會和2017年徽商大會在肥舉辦期間,我清楚地記得開幕式頭天晚上,我通過報社采編系統看到了合肥晚報爲這次大會出的專刊所設計的封面大樣,幾乎是每隔一段時間楊傑就會改動一次,而每次都有創新和巧思。直到淩晨0:00左右我夜班下班回家後,楊傑還在改版。當我第二天來到報社上班後,看到見報的專刊封面和我回去之前看到的又不一樣。爲了這個封面,楊傑四易其稿。”

陳曉敏說,之後她把這四張版樣全部截圖了下來,帶給江淮晨報的同事們學習。“正是這種愛折騰的敬業精神,讓大家都很害怕楊總值夜班,但也正是這種追求完美的專業態度,讓《合肥晚報》在業界贏得了良好的口碑。”

工作20年,除了生病住院,楊傑從來沒有請過一次公休假,因爲他對新聞事業充滿著無限的熱愛;

工作20年,大年三十他年年搶著值班,因爲他對自己履職的崗位有著高度的責任感;

工作20年,忙到淩晨1點成爲常態,遇到重大主題甚至要忙到淩晨3點,一天工作時長高達12個小時以上,因爲他深知,辦報無小事,點滴細節體現的恰是政治敏感和職業操守。

去年,楊傑在單位組織的體檢中檢查出重疾,但未完成的事業和理想依然是他最大的牽挂。他曾給同事發過這樣一條微信:“希望身體還能允許回來上幾個月的班,離開的匆匆忙忙,實在舍不得這份事業,不能就這樣!”

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2018年,《合肥晚報》全新推出的AR新聞、合晚Radio等欄目,都是他在病床上想出來的創意。

對待工作,楊傑事無巨細、親力親爲。而對待家庭和女兒,他卻充滿了愧疚和不舍。楊傑剛上小學一年級的女兒曾寫過這樣一篇作文,題目叫《爸爸,大pian子》。文章說的是,楊傑原本答應陪女兒看電影,但卻去加班了,女兒非常不開心,雖然女兒選擇原諒了他,但在文中呼喚:“大pian子爸爸!你太不守信用了!你什麽時候回來呀,爸爸。”

然而,家,何嘗不是楊傑心頭最挂念的地方。去年的端午節和父親節連在一起,楊傑終于在女兒上小學前兌現了自己帶女兒出去玩一趟的心願,父女倆去南京遊玩了雨花台,而這也是他帶女兒出門最遠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工作20年來,他全身心地投入到黨的新聞事業中,用拼搏進取和銳意創新爲自己的青春歲月留下了無悔的注腳。

他是銳意創新的新聞人

“坚持做一件事不是因为会得到什么好的结果,而是你认为坚持去做是正确的选择时,你就会一直坚守下去。” ——楊傑

《江淮晨報》,這張連續虧損多年的報紙在楊傑上任總編輯的第一年扭虧,第二年盈利,市場矚目;

合肥晚報,這張創刊悠久而又負重前行的都市類報紙在他主政第一年就甩掉負擔,煥發新生。

在楊傑的身上,總有一種迎難而上的拼勁、韌勁、鑽勁,他用忠誠與擔當爲合肥報業注入更多正能量。

近年來,隨著微博、微信等新興媒體的迅猛發展,唱衰紙媒的論調越來越高。三年前到任合肥晚報後,在采訪中心的第一次例會上,楊傑語氣堅定地說:“我不管你們會不會堅持,能不能堅持,反正我會堅持下去的。”正是在楊傑的帶領下,寄托了合肥人感情、凝結著數代報人心血的《合肥晚報》開啓了“60年,正青春”的創新發展曆程。

“死的是纸,不是报。” “放下身段,做好服务。”在纸媒发展最好的“黄金十年”,杨杰就有一种危机意识和敏感意识。思想决定行动,在其他报纸还在“悠闲度日”的时候,杨杰已经带领团队,立足全媒体,做策划、做直播、做活动……第一个“合晚制造”H5出炉,第一场ZAKER直播破百万,杨杰和大家一起激动地在朋友圈里刷屏。每一次全媒体新闻策划的执行都是一场硬仗,杨杰总是冲锋在第一线。每打赢一场硬仗,他都会露出灿烂的笑容。

配合ZAKER合肥的上線,楊傑參與組織了合肥晚報組織架構、采編流程、管理模式、績效考核的再造,推進“中央廚房”采編機制建設,不斷推進傳統媒體向互聯網媒體轉型。以ZAKER合肥上線爲標志,合肥晚報初步實現了報紙、微博、微信、客戶端這一完備的全媒體發展格局。正是楊傑“拼命三郎”的鬥志讓團隊擰成一股繩,讓今天的合肥晚報不只是一張報紙,更是一個“可讀、可聽、可看”的融媒體。現在,合晚直播、合拍、合晚視頻等品牌欄目雛形初顯,並被中國報業協會授予2016中國報業融合發展實戰案例優秀獎,《合肥晚報》也借此成功入圍中國報業新媒體影響力都市報50強。

如今,走在合肥晚報采編大廳的過道上,“大咖贊合肥”“合肥新詞典”……一大半設計精美的頭版,背後都凝結著楊傑的創意。在楊傑的帶領下,近年來,合肥晚報出色地完成了“總書記來到咱身邊”“合動力”“創新磁場”“‘繡’美合肥”“合肥文明城市形象代言人”“不忘初心——百位共産黨員說初心”“世界制造業大會英文特刊”“抗擊暴雪影像志”等多項重大主題策劃,他以“大時政”的思路、全媒體傳播的方式,推動時政新聞報道改革,唱響合肥好聲音;而深受讀者歡迎的“檔案合肥”“文化合肥”“理論與實踐”等名欄目背後也都凝結著楊傑的創意和心血。

他是黨性堅定的好幹部

“每個都收與每個都不收,一年下來,區別是很大的。但是收了,你的人生坐標的區別也會很大。”

——楊傑

在同事的眼中,楊傑是最忙的人,也是“最窮的領導”。一件T恤衫穿了十年還在穿,只有出席活動時才會穿上正裝。他把艱苦奮鬥和嚴于律己的要求一以貫之地踐行到日常工作和點滴細節中,用身體力行诠釋著一名共産黨人堅定的黨性修養。

因爲負責廣告經營,楊傑經常要和一些廣告客戶打交道。現任江淮晨報經營中心副主任的萬備清晰地記得,有一次,因爲一場策劃活動的成功,一位客戶要表示答謝,但被楊傑婉拒了。“當時我和楊總說,其實這也是客戶的一點心意,收下也沒什麽不妥。”萬備回憶說。可是楊傑當時的回答對他觸動很大,至今言猶在耳。“楊總說‘每個都收與每個都不收,一年下來,區別是很大的。但是收了,你的人生坐標的區別也會很大’。”

生病住院期間,楊傑沒有因爲自己的病情而要求特殊對待。在患病後期選擇治療方案時,親戚朋友給楊傑的建議是去北京等地治療,但私下裏,楊傑卻在了解安醫附院的一個實驗性項目,只因爲這個實驗項目是免費的。

杨杰的好友也是大学同学、现担任安徽网副总编的杨胜回忆说,一次他去医院看望杨杰,正好赶上杨杰准备转院。“那天我记得天下着雨,还很冷。我问他,那你准备怎么走?他说他打车。那我说我来接你吧。当我开车来到他出院的地方,大老远看着他被病痛折磨得更加消瘦的身影,实在于心不忍,便问他‘为什么不让单位派车来接你?你好歹也是报社的老总啊!’可是杨杰笑笑告诉我说,生病是个人的事情,哪好因为自己的私事去麻烦单位呢!” 杨胜在回忆他这位老友时说,杨杰就是这样一个有点“轴”的人,他对制度、纪律、责任的敬畏让人非常敬佩,他的这种自我坚守的精神,正是他独一无二的人格魅力所在。

進入合肥報業傳媒集團20年,楊傑始終用責任和擔當扛起“報人”這面大旗,善良、剛正、有原則成了衆人對他的一致評價。

在江淮晨報和合肥晚報工作期間,楊傑在嚴格遵守集團各項規定的前提下,起草並推動出台了一系列規章制度,包括薪酬制度改革、采編流程制度設計、經營管理系列制度等,推動了報社內部的“四化”建設。

他強化責任,營造風清氣正、幹事創業的良好環境;強調民主集中制原則,重大決策、重大事項必須經編委會討論,嚴格控制自由裁量權,使各項工作均在制度和流程的規範下推進;加強報社內部黨風廉政建設,確保各項規章制度的貫徹落實,從源頭上防止違規違紀問題産生;加強企業文化建設,營造幹淨、純粹的工作環境。他用責任擔當與艱苦奮鬥诠釋了一名報人堅定的黨性原則。

他是亦師亦友的領航人

“沒關系、別著急,我等你。”

——楊傑

楊傑在合肥報業傳媒集團工作期間,獲得最多的口碑是“亦師亦友”。“師”說的是他的傳道授業,已經數不清,他爲多少人的新聞生涯、職場之路提供了幫助和關懷;“友”說的是他的親切隨和,在同事眼中,他沒有任何領導架子,對每一位同事、朋友都坦蕩真誠、無所不談。他真正做到了嚴于律己、寬以待人。

現爲合肥晚報微信新聞部編輯的鄧奇,曾在合肥晚報本地新聞編輯部從事報紙封面的編輯工作。

“楊總到合肥晚報工作時,我在晚報已經做了13年的編輯工作,並長期編輯《合肥晚報》的封面。”鄧奇說,記得在一個冬天的夜晚,楊傑和她因爲封面大標題的選擇出現分歧,幾番糾結後,用了楊總定的標題。“等我們簽付印時,已經是淩晨1點多了。第二天早上6點醒來時,發現楊總給我發了一條長微信。而微信的發送時間是淩晨2點,他解釋自己爲什麽要換掉我做的標題,讓我不要有誤會,並希望我在以後的工作中有意見和建議可以及時告訴他,以求報社穩步發展。”

“看到這條微信,我挺震驚的,沒想到自以爲不露聲色的小情緒竟然被他察覺,更沒想到,他能那麽晚還爲這點小事給我發微信。”鄧奇感慨地說道,“正因爲他的這條微信,讓我也開始反思並改進自己在工作中的短板。”鄧奇說,此後的一年多時間裏,他們一起磨合出一個又一個有顔值、有分量、有正確導向的封面。

作爲夜班編輯,現任江淮晨報全媒體發布中心編輯部副主任的陳彥文比記者跟楊傑打交道的時間還要多。

“楊總總是願意放慢他的腳步陪伴我們去成長。”陳彥文回憶說,2012年4月,剛入職的她還是一個職場“菜鳥”,連最簡單的排版軟件都還沒有操作熟練。那一年8月,合肥突降暴雨,拉響了紅色預警。作爲後方編輯的她正焦急地等待著前方記者傳回的稿件,後來隨著稿件發回數量越來越多、信息量越來越大,之前編排過的版面被不斷推翻,要重新接納新的素材。

“當時已是晚上11點多了,記者的稿子還沒有來全,我心裏想自己還是一個新手,速度又那麽慢,按照自己當時的水平,這不是要排到天亮了嘛!那報紙還要不要出了呢?”陳彥文至今還清晰地記得,那天晚上,楊傑從辦公室來到采訪大廳,問大家還有誰在編暴雨的版面,她低著頭小聲地說了一句還有自己。“楊總立刻意識到這可能是一個剛來的新人,于是跟我說了一句話,讓自己的情緒從深深的焦慮之中緩解了過來。楊總告訴我說:‘沒關系、別著急,我等你。’就是這樣一句話,讓我的內心充滿了無比的溫暖。”

時至今日,陳彥文仍記得當年8月21日那天特別報道的報紙版面,頭條標題是《他護住這座城市的溫軟內心》,說的是一位普通市民打著傘護著一個缺失的窨井蓋,提醒來往車輛注意行車安全。“楊總工作時是一個風風火火的人,但是他願意放緩自己的腳步,去寬慰、鼓勵一個年輕人,他願意給我們成長的空間和時間,護著我們年輕人的內心,給予我們最溫暖的關懷和幫助。”

“他是我們的一位益友、一個榜樣。他很質樸但是他心中有光。他是一個懷揣夢想的行動派,也是一個溫柔而不失堅毅的領路人。他帶領我們一撥又一撥的新人抵達成熟的彼岸。每憶及此,我很懷念。”陳彥文說。

斯人已逝,精神長存。

正如中國晚報協會發來的唁電中稱:楊傑同志短暫的一生,充滿了對黨的新聞事業的無限忠誠與熱愛,體現了高度的政治修養;楊傑同志忙碌的一生,诠釋了新聞人的專業主義和敬業精神,體現了高超的業務能力;楊傑同志平凡的一生,以青春和理想書寫人生價值,體現了高尚的道德情操。

·本报记者 束芳·

编辑: 朱芳颖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专栏 | 坚守初心使命 创建为民惠民

直播:今天,在线陪你乘3号线上班